欲哭无泪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11-26 20:31    次浏览   >

另外,浙江月宫冷链设备有限责任公司为使他们生产的组合冷库产品进入农机购置目录,2011年12月送给我10万元人民币。白水县宏达圣乡苹果专业合作社为了被列为建设大型气调库的试点,得到国家农机补贴资金配套,2012年春节期间,给我送了20万元人民币。

2008年,省农机局为落实农机购置补贴政策,拟在省内东部设立农机购置超市,陕西大地农机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得知消息后,请求以大地农机公司作为投资主体设立农机购置超市,我就答应帮忙,确定以该公司作为投资主体设立农机购置超市后和在以后的经营过程中,为了感谢我的帮助,并在今后的经营及补贴资金拨付等方面得到关照,他们就利用逢年过节的机会,给我送钱送物。从2008年底至2012年3月,先后11次给我送了22万元人民币、1万美元、5万元购物卡,我都收下了。

旬阳新农机械制造有限责任公司的农机产品申报进入省农机购置补贴产品目录,我安排人给予关照,产品顺利进入补贴目录后,2008年12月至2012年1月,该公司负责人4次送给我9万元人民币。

痛定思痛,我只有悔恨,欲哭无泪。现在我非常后悔,在不知不觉中,成了一个收受贿赂之人,成了一个罪人。怨谁?只能怨自己,只能自己吞下这苦果。组织安排我在省农机局局长岗位,要求我切实履行职责,管好机关,带好队伍,促进全省农业机械化事业发展,而我却利用自己的职权,牟取私利,收受贿赂,辜负了党组织的教育和培养,辜负了同志们对我的信任和期望。我对不起局机关干部职工,也对不起我的家人,更对不起各级组织。悔恨记在心,人生要珍惜。现在,我只有悔恨,没有怨恨,我将以此为教训,彻底洗刷心灵,更加珍惜人生。我的教训是深刻的,后果是惨痛的,我将以我的教训警示和启迪他人。

2004年6月,组织任命我为陕西省农业厅党组成员,省农机管理局局长。2005年,国家出台了农机购置补贴政策,这是一项选择制政策,而不是普惠制政策。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市场经济下的计划经济。其目的是加快农业机械化和促进农机工业发展,利工利农,一举双赢。

2008年后,国家对农机补贴投资力度逐年加大,涉及的生产、销售企业和产品越来越多。为了落实好这一强农惠农政策,农业部要求,创新体制机制,在阳光下操作,网络化管理,执行纪律,监督检查。在资金额度大幅度增加、企业和产品数量骤增的情况下,自己没有把握住自己,在廉洁自律上出现了严重问题,多次收受企业钱物,损害领导干部的形象,败坏了党风,丧失了自己的人格,直到使自己坠入深渊而不能自拔。

客观地说,我在工作上是努力的,经常深入农村一线调研,结合产品和农民需求开展农机化工作,也取得了一定成绩。在生活上勤俭节约、不挥霍国家财物,基本上不参与企业吃请。在待人上以善为本,和大家和睦相处。同时,我的家庭幸福美满,夫妻感情很好,儿子学习好,一直读到博士毕业,我和爱人感到很欣慰。在我的职业生涯中,基本的轨迹就是单位——家庭——基层调研检查工作,生活得很简单。

犯罪事实:2008年至2012年,胡玺贤在担任陕西省农机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农机生产企业、果库建设企业进入补贴产品目录、提高补贴额度及拨付补贴资金等方面提供帮助,先后收受9家单位财物共计125.2882万元人民币、1.5万美元、价值1.895万元金条一根、购物卡5万元。

2011年初,西安德润生物技术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畜禽养殖仪产品申请进入农机购置补贴目录,后在补贴额度上也得到了我的关照,2011年1月至2012年4月,他们3次送给我现金人民币1万元、存有10万元人民币的银行卡一张,另有5000美元。

深刻反思,我从一个农村孩子成长为一名副厅级领导干部,理应尽职尽责,严于律己,努力工作,但我却私欲膨胀,收受贿赂,如今成了罪人。

2008年,陕西大荔炊事机械有限责任公司为了使该公司生产的大棚电动卷帘进入农机购置补贴产品目录,利用中秋、春节的机会,4次给我送了4万元人民币。

2008年初,省农机局决定成立杨凌农机超市,为了在经营及补贴资金额度等方面得到关照,杨凌主管此项工作的人先后5次给我送了19万元人民币,我均予收受。

就是在这简单的生活中,自己却走上了犯罪道路。认真分析,原因首先是自己党的宗旨意识淡化,价值观扭曲。从家门到校门,从学校到机关,从一般干部到处级干部,再到局长岗位,我没有经历任何坎坷。且从学校毕业分配到省农机局,基本上一直没有离开这个单位,人熟、事熟、行业熟。特别是担任局长后,虽然对工作、生活及为人的态度没有改变,收受贿赂也由拒绝到默认甚至心安理得,认为没啥大问题,恰恰是基于这样的认识,才使自己最终走到了这一步。其次,是个人权力失去监督。我担任省农机局局长,处于权力的顶端,所有业务工作我拥有最终决定权。特别是农机购置补贴的工作及各个环节,在经过相关程序之后,必须由我主持召开会议审定并最终实施。所以,就有一些企业千方百计利用逢年过节的机会,以各种名义给我送钱送物,通过行贿来与我拉进和搞好关系,以求得我的关照和支持。其目的也很明确,就是想和我拉好关系,结交成所谓朋友,从而把我手中的权力变成他们谋取私利的工具,获取不当利益。期间,也有好心的同志曾提醒过我,认为权力过于集中,时间长了可能会出问题。我也看到了这一点,认为应该对职责和权力进行制衡,但只做了微调,而未采取实质性工作措施,放松了管理,到头来既害了自己,也害了个别同志。

失去监督的权力,使我个人私欲过度膨胀,最终坠入深渊,这是主因。我收受相关企业和个人的贿赂,有的认识时间较长,认为都是朋友,收了就收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我不说他不说,谁会知道,存在侥幸心理。收了钱,办了事,让朋友满意,也让行贿者心里安然。但有时也害怕,觉得收受贿赂不对,也曾亲自去退还过贿赂,但未退还了,就又拿了回来。现在想来非常后悔,悔恨的泪水只能自己来吞咽。

2010年底,西安瑞雪制冷设备有限责任公司的保鲜组合制冷产品,申请进入省农机购置补贴产品目录,我安排人考察,使产品顺利进入补贴产品目录,并在随后承接了多个果库建设项目后,2011年3月至2011年12月,我先后5次收受该公司11万元人民币和50克金条一根。

2011年初,杨凌田源农业装备科技有限公司向省农机局申请农业机械科研项目及科研资金,他们请求我帮助,并提出愿意支付我儿子出国进修学习的费用,我就答应下来。项目批准并拨付科研经费后,他们通过银行用19.2882万元人民币兑换了3万美元,支付了我儿子在国外的学习费用。